总网滚动

一碰就碎的警服,你见过吗?_内蒙古长安网

2020-01-09 15:28:17来源:  责任编辑: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你见过一碰就碎的衣服吗?

  昨天,“中国长安网2019年度照片”揭晓。下面这张照片,虽未荣膺中国长安网2019年度照片,但作为入围作品,它背后的故事,也十分惊心动魄。

中国长安网2019年度照片入围作品《奋不顾身》 金超凡/摄

  2019年9月18日,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,一名女子因家庭纠纷欲轻生,在家打开了煤气。

  当她情绪失控,点燃打火机时,接到报警赶来的民警,正准备冲上去关掉煤气罐阀门。

  高浓度的煤气瞬间爆燃,热浪冲天,房间内温度陡然上升,达到上百摄氏度。

  在爆燃点中心的民警,顿时被掀翻在地。他忍着全身被灼烧的巨大痛苦,将轻生女子和她的父亲,拉离了火海。

  这个民警叫林剑,是定海区岑港派出所所长。

  彼时,他全身被烧至重伤的面积高达60%。走出火海后,他的皮肤被烧伤大块脱落,血管肉眼可见,“红得像刚出生的老鼠。”

林剑被灼伤的皮肤 邵江红/摄

  2019年10月8日,浙江省公安厅给林剑记一等功1次。

  如今,距事故发生已近四个月。他现在怎么样了?

  “他没哭,我先哭了。”

  “看到这件警服,我就想起所长面目全非的样子,心里特别难受。”摄影作品《奋不顾身》的拍摄者金超凡说,林剑被推上手术台时,他在场。

  躺在病床上的林剑,四肢和腹部皮肤被大面积烧焦,头发被烧卷、紧贴着头皮,眉毛、睫毛都看不到了。

  当天,金超凡回到所里执勤,就看到了这件警服——需要轻拿轻放、一用力就会碎成齑粉。

  温度上升的瞬间,林剑的警服被高温熔化,与皮肤成片地黏连在一起;因为涤纶面料的特殊性,未黏连的部分遇冷后,又凝固成像塑料一样的硬壳。

被熔毁的警服 金超凡/摄

  为什么会碎成这样?

  “被炸毁了一部分,我们也撕掉了一部分。”据爆燃发生2分钟后赶到现场的民警王洪勇回忆,为了配合医护人员对创面进行紧急处理,他们一点点撕掉了尚未黏连皮肤的警服。

  王洪勇坦言,刚赶到事故发生地时,望着惨不忍睹的破败场景:“一瞬间,我的心理崩溃了。”

  因为,那个与自己共事了十几年的战友,找不见了。

爆燃现场,玻璃碎了一地 浙江舟山公安供图

  “阿勇,阿勇……”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王洪勇转头看去,一个全脸乌黑、佝偻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这个身影浑身冒着烟,伤口处正往外渗着油脂。

  王洪勇愣了一下,泪止不住地往下落。他这才认出来,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汉子,变成了这般模样。

  “真的是太惨了,眼球都被烧红了,我想扶他一把都不知道扶哪里。”

林剑想喝一口水,却怎么也抬不起手臂,同事小心翼翼地喂他 浙江舟山公安供图

  救护车赶到时,林剑还坚持要把床位让给轻生的女子:“她伤的比我重。”

  因为只有一个床位,林剑无处可躺,只能站在车里前往医院!

  每当车子拐弯或颠簸时,林剑都会发出重重的呼吸声……

  “每次换药,半缸水都会染红。”

  起初,林剑全身被弹力服和绷带紧裹着,全身唯一能动的地方,只有脚趾。

  “动下脚趾,意思就是知道我们来了。”金超凡说,爆燃事故发生的那天,给所长带来的痛苦,只是一个开始。

林剑躺在病床上 浙江舟山公安供图

  全身60%的重度烧伤,医生每个星期都要为林剑换药。

  揭纱布,清洗,重新上药。每次换药的过程,都是钻心的煎熬。

  揭纱布时,刚一结痂就要把伤口上的纱布剥下来,鲜血直流。林剑被痛得额头汗如雨下,叠几层纱布放进嘴里,竟被生生咬断!

  清洗时,同事们得将他创口处化脓的组织液擦掉,有时候准备的一缸清水,半缸都会被脓血染红;

  重新上药时,医生要先用碘酒和双氧水消毒。“你能想象全身都是伤口,被双氧水翻腾气泡刺激的感受吗?”

  金超凡说到这里,有些哽咽。

  四个月,林剑做了三次植皮手术,双手和大腿上,缝了两百多针。

  植皮的面积一次比一次大,剧增的痛楚仿佛在挑战他的阈值。

  “林剑是个很能忍的人,住院以来,没有掉过一滴泪,甚至很少在疼的时候出声。”常来医院探望的舟山市定海区公安分局公共关系科副科长张海兵说,这是林剑的性格使然。

警服熔毁,党徽仍在 李建刚/摄

  是的,他总把自己当成老大哥。

  2017年8月,林剑在处理一起男女朋友情感纠纷时,醉酒女子持刀扬言要自杀,情绪激动。林剑让年轻民警负责游说,自己冲上前夺下了刀;

  2010年10月,一个深夜,林剑和同事在缉拿一个盯点很久的犯罪嫌疑人时,追到了一个山坡边。对方纵身一跃,林剑让同事退后负责接应,跟着就跳了下去,将嫌疑人成功抓获;

  2008年11月,定海区连续发生三起持刀抢劫出租车司机的案件。林剑和同事蹲点数晚,终于拦截到犯罪嫌疑人。他让同事们观察警戒,自己冒着危险上前盘查控制,将嫌疑人抓捕归案。

  ……

  他做完手术,和同事聊起这起爆燃事故时,还兴高采烈地说:“幸好是我去,你们都在外面。”全然不像一个已过40岁的中年男子。

林剑在和同事们聊天 浙江定海公安供图

  但这个一直冲在最前面的人,总是忘了自己也会疼。

  “这是最勇敢的奇迹。”

  “这种烧伤程度,医生说林剑的恢复速度是目前见过最快的,可以说是个奇迹。”金超凡和同事们轮班来医院陪护,保证林剑的身边不缺人。

  一个星期苏醒,两个月下床走路,五指的抓握功能正在恢复。

  同事们看着林剑一天天好起来,也看得清,这“奇迹”的底色是什么。

  康复阶段伊始,林剑的手指僵硬不能动,他就让身边的人一根根帮他掰开。

林剑的手 邵江红/摄

  “每次掰手指,都带着血,五指连心,我们也不忍心。”王洪勇回忆,林剑一边忍着疼,还一边和同事们打趣:“幸好脸没破相,不然不能出门见老百姓了。”

  连续掰了半个月,当手指稍微恢复了控制能力,他又开始练习夹黄豆。

  “我昨天可以夹起豆子了!”

  “我能提起来18斤重的水桶了,明天还要练习打电脑。”

  “大林,你悠着点,慢慢来。”

  但林剑并不想慢。

  元旦前,他选了一个无风的阴天,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回到了岑港派出所,安排接下来的工作。

  年末工作多且杂,林剑不放心。

  “所长还有半年才能出院,就算出院了,他三年都不能吹风、晒太阳。但他和我们说只要天气允许,就会回所里看看。”金超凡说起这里,总是感慨万千。

  医生说,这也是他见过最勇敢的患者。

林剑的手 邵江红/摄

  2020年春节,林剑不出意外要在医院里度过了。

  他还在不断进行着康复训练,积极乐观的情绪感染着身边的人。

  一次偶然,林剑和那个轻生的女子在医院里相遇,她脱离了生命危险,正在康复中。

  女子一直向林剑道歉,更让林剑感到欣慰的是,“在她的眼神里,我看到了生的希望。”

  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爆燃现场,第二次相遇,是在大难不死后的医院。

  “希望下次再碰到,是在一个岁月静好的场合吧。”

 友情链接

/ Links